毛哥的学车经历

   记得应该是11年9月末考倒桩(俗称蝴蝶桩)的,一堆人坐在等候室等待叫号考试,少杰一下子搞定出来了很爽,轮到我拍拍自己胸脯:“I CAN PLAY”,三下五除二我就车就倒停准备驶出来了,到了两根杆的中间一抬头看见候车室黑压压的人透着玻璃都盯着我,我擦,各位叔叔阿姨难道不知道这样给考试的人很大压力吗?视而不见继续干我自己的事,驶出再进第二个停车区再出OK!那天同车4人都合格。我观察到一个细节,教练把车放好叮嘱你绑好安全带说不要紧张什么的然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也许他懂得如果正在考试的人觉得他在看,我们会觉得压力很大哈哈~记得教练在我们第三次练车的时候说就你们这水平也许补考个两次能过的,我晕,幸好那天下午他去办了下手续,我们可以自己乱搞,效果确实是不错,再去练一次直接可以去考试了。

    接着就是9选3了,考试也分为电子考与人工考,具体我也分不太清楚,反正我们练都是9项一起练,1.上坡路定点停车与坡道起步2.侧方停车位 3.起伏路驾驶 4.百米加减挡 5.限速通过限宽门 6.直角转弯 7.曲线行驶 8.单边桥 9.连续障碍(俗称压饼),在广州现在来说实行2+1模式,即上坡路定点停车与坡道起步+侧方停车位+随机抽取,我们那时候抽到直角转弯,爽死了哈哈,个人觉得上坡定点停车和单边桥是比较难的,特别是单边桥如果车摆不正很容易掉桥,本人就害怕出现这样的情况,因为这样意味你又无情地损耗了教练的爱车,鬼哭狼嚎在所难免。在岑村车管所,那些交警的权利大得多,可以轻易吊销教练的执照,所以就连平时暴躁的教练在他们面前也得装孙子,这就叫一物降一物。而听不懂粤语的就吃亏了,因为那边的场地安排很混乱,经常是随时更改,没听清楚念号在哪边考试再去问的话,鸟不都鸟你,你就自己兜圈找吧!9选3也顺利通过,过渡。

   只能说这个教练是个急性子,也是个工作狂,他可以早上6点起床叫我们6:50在华师南门等他车然后去练车,中午吃个饭下午又叫另一批人去练,甚至如果明天有考试,晚上还会加班,不过遇到这样的教练也算我们幸运,总比拖时间不安排考试的好。9选3考完回来的路上就问我们12月什么时候有时间可以去长途了,其实那时临近期末了,真心觉得累又想准备复习不想去长途。但教练还是一直催说能考尽量快点考出去,以后越来越严什么的,虽说他是想我们快点毕业招收更多学员,但对我们来说却也不是坏事。因为长途要去两天,我们就要求安排在周末,很不凑巧安排的时间恰是12月17,18号,17号是六级考试,最后的结果就是报名了没去考六级直接去长途了。长途每个人都得自己开70分钟车,有录像并且间隔一段时间拍照,差不多得拍20张照片,比较好的教练在回来的路上还会给你机会开30分钟的车,但你自己不把握熟悉道路的机会开得很烂那就直接叫你下车咯。话说长途自己开真的很刺激,以前可从没挂上过2档以上,也没踩过油门,一上车教练直接叫你踩油门然后升档,教练就笑着说:这哪里用练的,上车自然就会了。刺激归刺激,刚开始有点害怕,特别是市郊的复杂路段。一些类似高速路的无人区,教练使劲叫我踩油门加档,我都没发觉开到80去了。快到中午的时候我们停在了一个饭店门口,齐刷刷都是教练车,我瞬时反应过来这就是网上所传说的潜规则黑店啊,果不其然一盘青菜38,每种菜8字带尾,最便宜的就是刚才说的38块的清水菜,然后半只小小的白斩鸡68!我们虽然内心怨念四起但也都心知肚明长途被坑是避免不了的事,这个教练也算比较公道,上车前4人每个人交200给一个女生保管,然后吃的两顿午饭女生一起付钱,最后剩下100多块,就是说每顿差不多350,而我们都是5盘菜加那些一般都有的茶水和几碗饭,贵不贵各位自己看了。我觉得吧这种饭店一定跟管理部门有点关系,因为他们的店刚好就设在来回路段的中间站,还不止一两个饭店,驾校或者教练估计都会跟他们拿回扣的,我们都明白不过也没什么好说的,也就一次长途而已,教练只是笑笑说:都这样。我们就这样一路开啊开去到了连南县,一个少数民族自治县,据说之所以把签到点设在这里,是“扶贫”,签到点在县城的大道上,每个人去到那里拍照交档案完事,然后到指定的宾馆过夜啦,县城上啥东西没有就是宾馆多个,还有一些在筹建,不用说企业和驾校和交通管制部门都是互相牵连的,一天差不多能去300辆车,每辆车5人,则一天会有1500人住宿,想想就知其中奥妙。睡一晚第二天很早就起床回广州,不记。

    长途回来的路上教练又很急性子地说1月多有路面考试,你们要不要考,我们齐齐摇头,那时在考试啊大哥。说好就下学期来学校再考路面了。回家过年白天睡得晚看点书,晚上一般骑摩托出去玩夜夜如此,同学逛得差不多正月16就出来了,一直等到少杰回来我才联系教练,未曾想到他已经帮我们约考了,估计在3月初,具体时间未知。高潮来了,昨天早上正在跟伟大的电子系09级同学们抢陆总的虚拟仪器课,教练打电话来说:明天早上路面考试啊,我也是刚知道,下午来练车吧。我擦,都没练过就要去考试了,实话说心里没底啊。我是个传统的人,我怕交警也是个传统的中年人,于是我把满头金毛都剪了,跑去台湾那家店居然在装修,赶时间不得不跑去兴安三楼啊,找了个老阿姨剪发,聊着聊着也说她老公明天考路面,聊得挺欢没看她剪成啥样,一不小心都快成寸头了我哩个神!教练无愧是个铁人,早上考完文科回家吃个饭马上开车来载我们,跟我们约在12点50,怕迟到(教练是个很准时的人,很讨厌别人迟到)转弯开快了点结果保险杠被几十厘米高的障碍物戳凹了哈哈,在车上显得很郁闷。我们就在考试的路段练车,太久没接触一上车就是被喷一嘴唾沫星子“减速要减档!记不住吗!”“刚说红绿灯起步不要死火,你就偏偏死火,想气死我是不是!”被教练一连珠炮轰炸招架不住,招式都乱了,怎么做都是错,不由得为明天的考试担心起来。教练虽然凶但还是挺护学员的,在掉头转弯的时候为了安全延迟启动,后面的车不爽了在咆哮,教练淡定地说:喊就喊吧,难道你下来打架啊?全车人都在笑。练得头晕脑胀的时候教练带我们去考试路段侦查,他说:你想的考官想的不一样。其实他想的跟考官想的也不一样,因为考试根本不在同一道上。

   晚上回到宿舍觉得累死了又头疼,洗个热水澡脑子里都是那些操作,7点半洗完一直在椅子上坐着回想那些动作,遇到情况要怎样处理什么的,甚至还会手舞足蹈,别人还以为我傻了呢。10点多爬去睡觉硬是睡不着,也许我把考试看得太重也许是没有信心,反正就是有点紧张。于是我打电话给xj,没想到她也是明天路考,说着说着就睡着了。路考分好几组车,每个考官带一组,一组差不多10辆车,其实我们的运气不错,是第六组的1号车,开始的路段还没到红绿灯比较好操作。少杰很悲剧的是两次机会都是挂档的时候左手扶方向盘不稳直接被考官刷了,而我第一次机会准备从第3档挂到4档的时候,NND一紧张挂成了2档,车子立马顿挫了一下,教官就叫我靠边停车,问我:你觉得现在是几档?我说4档,他说当然是2档,不然你车怎么会这样呢!第一次考试失败,理由:操作不够熟练。第二次机会终于把握住了,车一启动一直挂到4档,前面停着公交车,于是减速换车道再加档行驶,考官指着前面的黄色标志说看见了吗?定点停车。打右灯,踩离合用刹车控制速度,靠边定点停在目标前且将车摆正,手刹空档回右灯。考官说行了下一位,结束也不要忘记细节,取下安全带确认后面没车来再开车门下车并关门,回到后面的座位上。

   终于啊,咱历经8个月的学车之旅告一段落,今年还真的升价了,教练说车管所最新标准是4380,估计家乡那边要贵个1~2K,因为驾校少竞争少嘛,估计以后还更麻烦,会出现什么打卡计时学车,9选3变成9选6什么的。个人觉得这么多考试最难的就是路面,因为没有标准可言,考官说你过就过不过就是不过,无可辩解,不像有些城市有视频监控比较公正点。然后路面卡人也是潜规则吧,广州路考是广东省最严的,大概60% 的合格率,不像家乡那边交点钱就让你过关了。但下次补考的人过的几率就想当大了,因为你已经被宰过一次补考费了嘛,现在该轮到别人出血了,而参加了两次补考还没过的人还真是挺难找的。然后看看网上的一些细节经验是有用的,只不过有些与实际不太相符,比如我坐进驾驶位,连名字还没说全身份证和居住证就给考官拿了,一点也不磨叽说准备好就可以开始了,所以哪来的时间说啥客气话:考官您辛苦了。不过我结束的时候还是记着说了句:谢谢考官。

   考车结束就不用再像上学期那样经常逃课去学车,然后搞得身心俱疲了,既然打算保研不找工作了,这学期可以好好学学其他一些有用的东西嘻嘻。


写于 2012.02.28

已标记关键词 清除标记
相关推荐
©️2020 CSDN 皮肤主题: 编程工作室 设计师:CSDN官方博客 返回首页